戏中语镜中花

【cp问卷】由浅入深十五题

问卷来自 @九怀星 ,悄咪咪圈女神

私心填了自家的两个孩子大家了解一下

原耽,自娱自乐向

Q:请问两位谁是攻?

绫&青:………………

绫:对死人尊重点好吗。




1.各自描述一下初见是什么样子的?


苏青:

我记得那是江南的梅雨季,空气很潮湿。师父病得很严重,可是我们几个师兄弟都没有钱请大夫。师兄和我说,阿青你记不记得前些年我们偷跑下山去玩的时候在茶馆里挺说书人讲的故事。我说我不记得。师兄叹了口气,让师弟在我头上插了个草标,不知从哪里撅了块木板写了一行字塞我怀里,叫我去闹市上站着。

我把木板翻过来,看见上面写的是卖身救师。

我下了山,在...

翻相册找到了列表给我画的绫仔_(:з」∠)_
画手:辣鸡

绛红

         江绫扯扯领口,看了眼周南。
         “帮我准备一身好一点的衣服,要绛红色的。”
         “为什么是绛红?”周南不解,“你对蓝白有什么意见?”
         “不敢。”江绫回答,“红色耐脏。”
     ...

江水为竭

好……好像三流小言的套路(撞墙)

       苏青只觉得自己脑海中天旋地转,几欲窒息。
“你到底是谁。”

       那个被放在心中最深处的名字或者只是他众多身份中微不足道的一个。自己对他来讲又意味着什么呢?从路边大发慈悲捡来的流浪狗吗。
苏青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见过真正的江绫——或者说是林竭——叫什么都无所谓了。他面前那个体弱多病性格却嚣张古怪,三天两头钻进秦楼楚馆喝得酩酊大醉要靠自己和周南去抬回来,一有空就扯着嗓子念诗没事还要招惹那户部龙大人的纨绔闲人根本就是个假象。苏青...

您收到了一通诈-骗电话

◎现pa绫青
◎听讲座产物
◎摸条鱼

苏青的场合》

“呃……你说什么?我朋友?涉-嫌-洗-钱?哪个朋友?江……你等一下,我给他打个电话!……啊,已经被监控起来切断与外界通信了吗……这样啊……那我要做什么?保释金?多少?二十万?呃……我手边没有那么多钱,还有这个……”

“才二十万就能赎小江,你真当我傻吗?”

江绫的场合》
“哦?子佩被绑架了啊。行吧,多少钱?一百万?得了吧,我不缺这点钱。我家子佩是无价之宝你给我听好了,还有,我自己就是大骗子一个,想唬我?门都没有。”

《江湖轶事:霸道游侠和他的道门小娇妻》

……本文又名《江水未竭》。
一如既往的摸鱼和一些大纲。

1.
“你家师父中的毒很有意思嘛。”
“嗯?”
“这毒可是那临江仙所下,世间也怕只有他一人能解。”
“此毒有解?”
“当然,没钱赚的事情临江仙才不会干,你恐怕是没听过他靠替人下毒卖解药都能富甲一方了。”

2.
江绫:我仿佛听到有人在夸我帅。
叶晨:你听错了,下一个。

3.
“什么鬼?”十五看着神像面无表情。
“墨月仙子像,瞅瞅,人家多爱你,你居然还有像哦。”
“这是女神像。”十五强调。
“哦,大约你在人们的心目中就是位俏佳人吧。你别说,慈眉善目的,还挺有母仪天——哎哟!”
“疼吗?长长记性。”十五撤回了手。
“你什么时候练的弹指神通我怎么不晓得!”

4.
“哈...

“苏道长——”
苏青转过头,看见江绫扒在门框上贱兮兮地朝他眨眼睛。
“何事?”
“来来来,给你个惊喜。”
“等会儿,我先把这儿打扫干净。外头冷,你进屋等我。”
“别盯扫把了!我好看扫把好看?”
苏青揉揉额角:“你能不能别无理取闹。多大的人了。”
江绫撸了把头发:“芳龄二八。”
苏青瞥了他一眼,叹口气:“醒醒,你二十八了。”
江绫见他没搭理自己,一不做二不休,把大氅往桌上一扔“得,你不过来我过去。”
习武之人健步如飞,三两下就窜到了苏青面前。江绫孩子一般赌气地胳膊压住苏青的肩膀,微微仰头:“苏道长!”
苏青给他这一下惊得满脸通红:“江觉步!”

囤设定

在邻人的眼中苏先生温文尔雅满腹诗书,本事比谁都打却不屑于入仕当官,也不见他有妻儿老小,甚至连个照顾他的侍婢小厮都没有。
他似乎一直是独来独往的。
苏先生性格并不孤僻古怪,甚至健谈到有些唠叨。他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读书人,在自家院子里腾了间空屋子当私塾,村里无论老少都能来他那里听课。有人说,苏先生教过的学生中,十个里能有四五个考中进士。
苏先生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事情。比起讲四书五经其实他更爱讲故事。

多年以后他回忆往事的时候总会唏嘘自己年少偏爱耽佳句的那些时光为什么没有将所写的一切都保存下来,好能在自己百年之后仍叫人知晓当年他所经历的那些传奇轶事。可这个念头又总是被另一件事压下去。
一段刻骨铭心的...

偷梁换柱
  
  龙家的宅子建在那皇城最偏僻的城郊。龙老太爷醉心修仙,本是要隐居山野的,碍于自己还有一重朝廷命官的身份,时不时还会被皇上叫去喝茶,就只能在天子脚下寻一处清静地儿来捯饬他的仙术。
  龙老爷子的爱好使得龙家即使地处郊野仍然门庭若市。一般的道士来龙老爷子一概不见,他心中只惦记着多年前他还住在城中时所见的那位道人。
  那道人说,龙家孙辈中有一人极有仙缘,将来飞升了能保龙家几代的大富大贵。
  老爷子问,我龙家十多个孙子,道长说的是哪个?
  道人闭眼念叨了半天,道:“贵府是否有一位十五出生的小公子?”
  老爷子想了半天,愣是没想起来有那么个人。
  老管家在边上陪他一道想,忽然...

码了一半的《偷梁换柱》,写到望舒的生日是七月半……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恶友的生日也是七月半……@Inkash 我真不是故意的亲爱的听我解释!!

理一下关系

江绫→铃铛:我的命是她换给我的我要给她报仇
铃铛→江绫:为小公子赴汤蹈火即使献出生命也在所不辞

十五→江绫:傻逼你到底有没有感情你他妈的是不是个木头算了算了咱们还是来商议一下偷梁换柱的计划吧
江绫→十五:月啊我错了行不行请给我一个光明正大活下去的身份我好继续我的复仇大业

江绫→苏青:好气啊你为什么要挡在老子的复仇路上闪开闪开老子都和你讲明白了那老道他丫不是好人不要因为我喜欢你就护着他到底谁是你的大宝贝是我还是那混蛋
苏青→江绫:虽然我喜欢你但是我不会由着你杀我家师伯报仇的杀人犯法啊能不干的事求你别干

叶晨→江绫:江觉步我儿子——
江绫→叶晨:叶若曦我孙子——

现有的一些摸鱼

江水未竭

在邻人的眼中苏先生温文尔雅满腹诗书,本事比谁都打却不屑于入仕当官,也不见他有妻儿老小,甚至连个照顾他的侍婢小厮都没有。
他似乎一直是独来独往的。
苏先生性格并不孤僻古怪,甚至健谈到有些唠叨。他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读书人,在自家院子里腾了间空屋子当私塾,村里无论老少都能来他那里听课。有人说,苏先生教过的学生中,十个里能有四五个考中进士。
苏先生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事情。比起讲四书五经其实他更爱讲故事。

多年以后他回忆往事的时候总会唏嘘自己年少偏爱耽佳句的那些时光为什么没有将所写的一切都保存下来,好能在自己百年之后仍叫人知晓当年他所经历的那些传奇轶事。可这个念头又总是被另一件事压下去。
一段刻骨铭心的...

© 戏中语镜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