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取关我!嗷!
戏中语唱镜中花🌸刃上血染花上露
修改稿见@长河渐落晓星尘
写东西玩cos的傻子一个
🌸解羽花,叫花花花哥阿花都行🌸

🌸目前低谷期,沉迷打游戏🌸
🌸身体不太好还热衷于作死🌸

🌸盗笔/全职/龙族/天官/魔道🌸
🌸阴阳师/王者荣耀/梦间集🌸
🌸狐妖小红娘/开封奇谈🌸
🌸APH🌸

🌸CP啥都吃啥都写🌸

🌸最近沉迷喻黄/谦喻/方王/毒箫🌸

🌸普奥洪一生推,花秀是挚爱🌸

光影终焉 01 少年

长河渐落晓星尘:

01 少年


魔界的魔王大人有个不太好的习惯。


他喜欢捡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


“把你的爪子给我拿开!”方世镜走进房间时踢了踢墙边往他身上倒的材料,指着沙发上的手杖脸色发青。


“你懂什么?那是权杖!”魔王大人叼着烟站在桌边忙活,头也不回地回答。


“我看像痒痒挠。”方世镜冷哼一声,“魔王就要有魔王的样子,权杖也是,别整天搞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要有点创造力。”魔王魏琛翻了个白眼,“帅否?”


“挫爆了。”方世镜不领情。


“审美有问题。”


“你审美缺失,咱半斤对八两,彼此彼此。”


魏琛呛不过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绕过桌子凑到方世镜身前:“老方啊,我跟你说,我捡到宝了。”


“就你那眼力劲?啧啧。”方世镜不理他。


“是不是宝我说了不算,你看了就知道。”魏琛一本正经,“是个孩子,我看挺有前途的,就带回来了。”


“你问过人家父母了吗?同意了吗?”方世镜泼他冷水。


“那孩子是孤儿吧?不然十几岁就在外头野没人管?”魏琛顾不上解释一堆东西,拽着方世镜的袖子把他往外拉,“我知道,你又要唠叨啦。那孩子真是野惯了,看样子是没人要的。”


方世镜虽然习惯性嗔魏琛,也觉得这家伙不大靠谱,但他也确信,如果魏琛真觉得什么人什么事是需要去争取的,那他绝不会吝惜任何代价。



“……真是个孩子啊。”方世镜觉得魏琛诚不欺他。那少年大概十二三岁,脸上给划了几道伤,刚敷着药,应该是魏琛帮他包扎的,衣服上全是血污,眼睛却很亮。


“在街上打群架,他一个人也能占上风。”魏琛塞给那少年几包药和纱布,转头看方世镜。


“能力?”


“还小呢,没觉醒,但我看不会弱。”


“你叫什么名字?”方世镜弯下身子问道。


“黄少天。”少年警惕地看着他,“你们是哪边的?神界还是魔界?”


“有什么区别?”魏琛觉得好玩。


“你们缺人是吧?要找我是吧?神界还好,魔界我就要考虑下了,我可是励志要做好人的!”


“……”


“哦?”方世镜觉得好笑。


“魔界,那不都是黑暗的主宰之类的嘛!”


“年轻人啊,你果然天真。”方世镜摇摇头道,“自我介绍下,魔界大祭司,方世镜。边上这个就是魔王大人了,魏琛。是不是很亲民?”


“你们……”黄少天嘴角抽搐,“缺人缺成这样啊……”




黄少天觉得自己是上了贼船了。


原本他只是个在别人打架时浑水摸鱼渔翁得利的。下只角的孩子们都擅长于用武力暴力捍卫领地,锅碗瓢盆垃圾桶盖儿竹竿扫把水桶汽油瓶那些小伙子们都能给你舞得风生水起。黄少天初来乍到的时候被撵着逃了三条街,从此发愤图强苦练眼力,专挑人家互怼的时候下手以报当年的血海深仇。


不得不说黄少天在这方面是个绝世的天才。他是个绝佳的机会主义者,善于把握一切机会,化不利为有利。如果忽略他喷着垃圾话舞着钢管或者长刀穿梭于刀光剑影之间时的扰民程度,绝对能收一大帮子唯老大马首是瞻的小弟们。


“烦,太他妈烦了!”跟他打过架的人都那么评论。


开始黄少天只是恶心恶心小帮会,后来觉得不划算,干脆改行专挑大帮会的材料和佣兵任务下手。十几岁的孩子本来就补怎么惹人注目,个子瘦小的黄少天不开口时又有人让人瞠目结舌的超低存在感,再加上毕竟有神魔的血脉,虽然年纪小还没有觉醒,但一般的街头混混还真就奈何不了他。


那时候的黄少天简直是各大帮会的噩梦。


在没觉醒的威胁里他排第一,加上觉醒的他还排第三。
魔界扶植在那儿的帮会小帮主熬不住了,给这三尊大神吓得屁滚尿流鬼哭狼嚎,跑去抱他家魔王大人的大腿。


魏琛如今虽贵为魔王,当年却也曾是街头一霸,处理这种事情他绝对是一骑当千。多年后方世镜看着蓝雨精英团总结出了一句特别合适特别有道理的话:


“上梁不正下梁歪。”


现在呢?


黄少天呲牙咧嘴的让方世镜给他处理脸上的伤口。本来他一直觉得轻伤不下火线,就剌一道口子至于那么讲究么?现在给按着一擦他领悟到了伤口没处理好的痛苦。
“你怕不怕以后破相啊?”方世镜问他。


“伤疤那是男人的荣耀。”黄少天义正言辞。


“那好,跟着你魏老大抢材料去。”方世镜给他敷好纱布拍拍他没受伤的脸颊,“怎么人家尽往你脸上招呼啊?话多惹人嫌?”


“嫉妒本少的帅气呗。”黄少天嘟嘴。


凭良心说,黄少天现在倒真不觉得魔界是邪恶化身了。就冲着大祭司当爹当妈啥都会啥都管这全能的属性他就想点个赞,果然魔界穷得只剩下全能的祭司方世镜和不靠谱但很厉害的魔王大人魏琛了。






名为蓝雨的城市坐落于荣耀大陆南部沿海是边境。这里气候温暖潮湿,拥有大陆最古老繁华的港口,每天落日余晖的映衬下都有满载而归的船只带回财富与盛名。


大型起重机吊着集装箱起起落落,港口工人们各司其职兢兢业业。


谁都没有空去注意堆放得整整齐齐的集装箱最下面那排有一只箱子上开了一扇小门,一个黑衣少年从里面钻了出来。他站直了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翻起兜帽挡住自己的面容,抱紧了怀里的书册,轻车熟路地混进了下班的人群中。


几缕银白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出兜帽,少年伸出苍白到几乎透明的手将发丝掖回去,加快速度跑了起来,最终穿过人流拐进了一条小巷。


“居然真的能回来?”早已等在那里的一干少年们嘲讽,“不错嘛吊车尾的。”


黑衣少年不说话,扶着墙喘气。


“大热天的你裹那么严实热不热啊?”有人说着去掀他的帽兜,“还是受伤了不想给看见?”


“嘶……”少年左手死命拉着帽兜,右手挡住眼睛眯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太亮了。”


“你是吸血鬼啊见不得光!”又有人去扯他的帽兜。


黑衣少年这次终究慢了一拍,黑色的短发显露
出来,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着金光,苍白的皮肤微微显出几分血色。


“我真的有好久没见过光了。”


tbc

评论(1)
热度(40)
  1. 戏中语镜中花长河渐落晓星尘 转载了此文字

© 戏中语镜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