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中语镜中花

【俾胡】It is a beautiful day 〖极短,一发完〗

捞不到胡德我要死了……
我怎么那么非洲的啦……
抱着猫姐哭唧唧。

俾斯麦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摸钥匙,一月的港口冷飕飕得,好不容易到了走廊上能暖和暖和,本来就冻得哆嗦的俾斯麦不禁放慢了动作。空调的噪音比起早上她出门时轻了不少,像是被人刻意调过了温度,房门后面还传来了几声惬意的猫叫,听上去猫的数量还不少。

俾斯麦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掏钥匙的手从口袋里伸出来,直接压下了门把,却没有急着开门。她用另一只手快速理了理被海风吹乱的头发,努力压了压两侧翘起的头发,深吸一口气,心说这小贵族今天犯的什么病不好好在自个儿屋里待着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数了个一二三才开门进去。

“好久不见啊,什么事劳您大驾光临?”俾斯麦笑得要多真诚有多真诚,“我亲爱的前辈,皇家海军的荣耀?”

屋里的人正背对着她蹲在地上,闻言头都不回:“贵安,德意志科技的结晶,我来看看奥斯卡。”

俾斯麦前一秒还在内心吐槽什么风把这家伙吹来了,平日里最讲究的贵族礼数莫非是都让奥斯卡吃了,下一秒立刻就不淡定了:“只是来猫?”

得,我就知道,这猫奴只关心猫。

你就不能让我稍稍期待一下吗……

一点点也行啊……

“奥斯卡胖了。”蹲着的人起身,怀里抱着只猫,腿上挂着只猫,地上还有一只没挤到位置的围着
她的小腿扑腾要往上爬。

俾斯麦盯着对方怀里的猫,嘴角微微抽搐。

喂喂喂奥斯卡你这什么表情不要太享受啊我都没有这种待遇啊!还蹭?还蹭!蹭哪儿啊你!

胡德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俾斯麦的内心os,走到俾斯麦跟前把怀里窝得正开心的奥斯卡递了过去:“你掂掂看,是不是胖了?”然后施施然转身,拎起自家的两只猫就往外走,“我回去啦。”

“你……”俾斯麦内心复杂,“来我这儿就是撸猫的……?”

胡德理所当然地点头:“是啊。”

俾斯麦觉得今早出去之前她一定是跟胡德换了属性,要不然自个儿怎么这么点儿背?

不过啊,俾斯麦大大,虽然胡德聚聚是幸运E,可你幸运D也没好到哪儿去啊。

“没别的事儿了?”俾斯麦看上去性子是硬汉了点,,平日里也算是正经大姐姐,可架不住自家妹妹每天毒害,更所谓猛虎也要嗅蔷薇,内心丰富得很还挺相信爱情,她总觉得胡德要没点别的想法都对不起她大白天私闯民宅这事儿。

“没有。”胡德小淑女笑得比俾斯麦还真诚,“要真说些别的嘛……来看你死没死。”

就知道你闷骚,就逗你闷骚。胡德占尽了便宜准备开溜。

俾斯麦心里苦,但她没法儿说。

看着小淑女得意洋洋扬长而去的背影,俾斯麦心里莫名愁的慌。

等一下!

好像有什么不对!

我猫呢!?

胡德心满意足地拐了俾斯麦的猫走,看着自家生姜鱼饼联手欺负奥斯卡的样子,笑得越发温柔了。


大概是猫姐暗恋胡德德,胡德德知道猫姐喜欢她所以老是有意无意撩她……嗯……就这样……
求关注求评论求心!
比哈特!

评论
热度(20)

头像@雨桐屋.凉木
封面@欧洲筷
非著名三流相声演员兼游戏博主
宫商角徵羽花雅
羽花/徵雅
喜欢的称呼是花花或者吱呀
浑身插满了flag的食人花
毒龙银鞭相关来者不拒
乙腐同担

目前墙头
梦间集:毒箫|燕蛇|虎刺‖毒龙银鞭
兄坑:all大|穹胜|婉拒穹受向‖东方芜穹
开封:晏蒋|江庞‖白菊花
全职:喻黄|方王|谦喻‖方士谦
APH:普奥洪‖尤露希安·贝什米特
狐妖:月红|婉拒非架空腐向‖颜如玉

梦间集有什么好玩的?我也就想着玩到关服吧。

想到什么写什么
日常废话碎碎念鬼哭狼嚎
py2243334847,希望扩到一起插科打诨说骚话唠家常的小伙伴
杂食,口味混乱邪恶,什么都有可能产出
不是好人,慎fo

© 戏中语镜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