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中语镜中花

如梦令 上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愿把我心托伊人,与她云雨赴巫山……”

簪了花的客人还未念完诗,只听见“啪”的一声,原本拿团扇挡了半张脸倚在门边的姑娘杏眼一瞪,甩手把扇子往桌上一摔,飘带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弧线,转身就走,把客人晾在那儿不知所措。

“她呀,一向是这样的。”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端了茶盏放到桌上,“公子您别在意,我们这儿最不缺的就是漂亮姑娘。她这副德行,一辈子都只能当个唱曲弹琴的,以后年纪上去了谁还会要她?嫁都嫁不出去的。”

“听着倒是个有脾气的姑娘。”客人点头,“挺傲的,有什么故事吗?”

“故事呀,那还真是有的。”女人拿袖子掩了浓妆艳抹的脸笑道,“以前这城里出过一个最有名的花魁头牌,唤作霍仙姑的,不知公子可曾听过?”

“有所耳闻。”客人抿了口茶,“那个卖艺不卖身还红透了半边天,后来据说攒够了钱自己给自己赎了身想嫁给那城东倒斗的狗五爷结果人愣是没要她的那位?”

“就是她。那仙姑后来嫁了个没落贵族,生了一双儿女,女儿随她姓霍,名唤霍玲。她家但凡是姑娘都随她姓,毕竟这仙姑手段了得,下海之前据说也是习武出生有过教养,不知怎的落到这楚馆秦楼。她家之后真真是越发富了起来,不知是不是仰慕她的那些公子哥暗地里拿钱给她堆了那么个名门望族出来。”女人说到这儿讥讽地扬起了修成柳叶似的眉毛,“不过嘛,她这出生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的,不过是运气好点罢了。明面上与她家来往的都是什么人?商贾之家,要么就是狗五这等亡命之徒。再讲,那仙姑还是天生克夫的命。她家的那几个男人呀,可没有一个不早死的咧!早死也就算了,她那几个孙儿一个比一个浑,欠了一屁股债都靠仙姑来还。她那闺女霍玲,本来和有钱的夫家订了婚,谁成想成亲之前突然人间蒸发,失踪了!霍老太太本来就郁结于心,这一刺激,干脆蹬腿死了。这人死了账还没清,她家那点家底早给这帮败家子挥霍光了。你猜她那几个好孙儿干了什么?他们呀,把自己的亲妹妹卖到这儿来抵债!”女人满是蔑视地瞟了眼门口,“公子可千万不要搭理这种自命清高的女人,她当自个儿能比得上她奶奶呢?”

姑娘站在门外把这些话听了一字不落。女人说的不错,她本就不是正统的大家闺秀,玩这种贞洁烈女的把戏,只会叫人觉着恶心。

贱就贱恶心就恶心。她闭上眼睛不再听下去,顺着楼梯慢慢往下走去。

她是定了终身的人,怎可与他人行乐?

评论(3)
热度(18)

头像@雨桐屋.凉木
封面@欧洲筷
非著名三流相声演员兼游戏博主
宫商角徵羽花雅
羽花/徵雅
喜欢的称呼是花花或者吱呀
浑身插满了flag的食人花
毒龙银鞭相关来者不拒
乙腐同担

目前墙头
梦间集:毒箫|燕蛇|虎刺‖毒龙银鞭
兄坑:all大|穹胜|婉拒穹受向‖东方芜穹
开封:晏蒋|江庞‖白菊花
全职:喻黄|方王|谦喻‖方士谦
APH:普奥洪‖尤露希安·贝什米特
狐妖:月红|婉拒非架空腐向‖颜如玉

梦间集有什么好玩的?我也就想着玩到关服吧。

想到什么写什么
日常废话碎碎念鬼哭狼嚎
py2243334847,希望扩到一起插科打诨说骚话唠家常的小伙伴
杂食,口味混乱邪恶,什么都有可能产出
不是好人,慎fo

© 戏中语镜中花 | Powered by LOFTER